“操场埋尸案”推土机师傅仍失踪 家属:警察也找不到

2019-06-24中国青年报

  在操场下埋藏了16年的悬案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6月23日,怀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经DNA检验鉴定,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尸骸为2003年失踪人员邓世平。

  该案是近期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中,新晃侗族自治县被打掉的涉黑团伙交待出来的“案中案”。得知该案有关的消息后,邓世平的儿子邓蓝冰曾公开表示,16年来,家人一直在寻找邓世平的踪迹,“几乎失去希望”。

  他说,他们之前曾到学校、当地公安机关、检察院等单位多次询问,都没有获得父亲的消息。一位警官说几十年生涯里,第一次遇到这样难破的案子。邓蓝冰还说他们全家人一直都在盼望,有那么一天,父亲会风尘仆仆地推门而入,说一声:我回来了!

  但是23日,当悬案最后一只靴子落地,这家人等到的是那个预料中的最坏结果。在等待结果的16年里,这家人度过了怎样的日子,6月23日晚,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对话邓世平的弟弟邓晃平。

  问: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鉴定结果,家里人有什么反应?

  答:是媒体朋友告诉我这一DNA鉴定结果的。我告诉了我侄子,侄子也看到了,侄女还没联系上。现在我哥哥找到了,事实也清楚了,政府也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大力查这个案子。

  问:这个结果对家人来说是早就有所准备的?

  答:我们(之前就)相信这是我哥哥。(哥哥失踪后)我们自己也想去挖这个地方,只是我们实施不了而已。所以我们一点也不感觉意外。

  问:为什么挖不了?

  答:当时只是失踪,失踪就是这个人走了而已,去了别的地方。没有公安局去挖的话,我们个人实施不了的。

  问:当时家人已经通过证据,推测出哥哥可能被害了?

  答:他失踪后十几天,就在当年春节前,我们就根据不同的证据推断他被埋到操场里。

  问:是家里人去走访取证的吗?

  答:对。首先第一点我哥哥是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哥哥很爱自己的小孩,没有出走的理由,当时他身上也没有钱,工资都上交给我嫂子了。而且当时的现场很不正常啊,最大的疑点就是推土机。我哥22号失踪,23号推土机推了几个小时。当时下雨,下雨天本来就不实施推土机工作。这已经很反常了。这个推土机已经一个月没有工作了 ,在那天却工作了两个小时。

  问:当时是从哪里了解到推土机的情况的?

  答:是我们去学校的时候,和我哥一起工作的老师反映的。我们见到姚本英老师,他和我哥哥经常一起下象棋,当时他说最后一个见到我哥哥的就是杜少平。

  问:当时全家人都去找证据了吗?

  答:我们找也没找几个地方,找不到线索。后来是校方一些老师去山里和学校附近找了一下,都没结果。

  问:你们在邓世平失踪3天后报案,当时有把你们搜集的信息告诉警察吗?

  答:告诉了。我们还提出要找到当时开推土机的师傅,要去把我哥哥挖出来。要是有推土机的师傅,我们就能缩小面积嘛。现在犯罪嫌疑人直接指定一个地方,警方都挖了两天,那要是我们找了一台挖土机进去的话不知道要挖多少地方。

  问:那当时找到开推土机的师傅了吗?

  答:一直没有找到。警察也找不到。

  问:当时负责你们案件的是举报信里的邓水生警察吗?

  答:不是,是县里的两个年轻警察。邓水生是市里痕迹鉴定科的,他是因为另外一个命案到新晃去,可能市里面叫他把我们这个案子理一下。

  他去的时候,场地已经打扫了,我们家属进不去。因为他是做这一行的,一去就采到了血样。采到血样后,他和我妈妈说,如果把我妈妈和我爸爸的血去配对DNA,就能马上鉴定,但是那时候好像杭州或是其他地方去鉴定DNA,长沙好像还没这个技术,最后停一段时间后就不了了之了。

  问:邓水生去现场前,现场已经被清扫过了?

  答:是的,他去现场是我们报案以后的事情。

  问:后来你们全家人搬离新晃,说是遇到了压力,这份压力是从何而来呢?

  答:因为我们觉得这个案子没有进展,得不到回复。我们的心理压力也很大。我和我父母回到怀化,邓世平的妻子和孩子在新晃,不知道后续会发生什么事。

  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他们在家抱头痛哭了一天一夜。当时是过年,我们就接他们来怀化。

  问:邓世平失踪对他儿女有什么影响?

  答:那肯定是有阴影的。父亲走掉了,小孩子就变得沉默了。

  问:后来全家人还在继续寻找邓世平么?

  答:起初几年我们都没有心情去娱乐场所,一心一意都在想要找到我哥。全家人都沉浸在这种氛围里。后来慢慢地,我们对于找人,也没有特别多的希望。所以我们本来期盼这件事能解决,但是在哪一年能解决,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期盼找到他的下落,但我们已经没什么努力可以做了。

  我们选择沉默下去。我们想着这些人可能会继续作案的,因为他第一次作案成功了。在其他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总有一天会把他们挖出来的。我们一直怀抱这些希望。

  问:你们后来有没有找过办案的警察?

  答:没有找过。一开始那么好的线索都没有得到重视,更何况还没有找到尸体,我们就觉得找了破不了案。

  问:当时有传闻说你哥哥携款潜逃,你们家人有听过这些话吗?

  答:有听过。这完全是对方找一些理由。他哪来的钱去潜逃,他不管经济,家里也穷,所以我们都觉得是有人别有用心的说法。当时在县城,老百姓都知道这个人被埋在操场下。

  问:邓世平失踪后,黄校长对你们家慰问过吗?

  答:没有。我妈去他家里找他,他都不高兴。说这件事不应该去他家里找他。

  问:他有表示过帮忙寻找吗?

  答:没有,一直没有。听说现在媒体调查后,有人说他人品还可以。但是至少这件事发生以后,我们觉得他没有按照正常的流程走。他作为校长没有对老师家属一点慰问,或是对老师进行保护。

  问:你们家人对这个案子后续进展有什么期待吗?

  答:最起码能打掉这些黑恶势力,还大家一个平安的社会。让大家觉得这个社会没那么黑暗。

  我父亲走的时候,我哥的尸体还没有找到。我们感觉对父亲很愧疚。他老人家走了,他儿子却还找不到。我们一直担心到我们这代人走了,案子还得不到解决。

  这次我们都很感激政府和公安机关能把这件事查处。现在证明尸体确实是我哥,作恶的人即使不承认也会最终被你挖出来,邪恶不会压倒正义。

编辑:梁倩文

打开大河网客户端体验更多精彩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