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了数百个孩子的接送费,周口沈丘这个车队“失踪”了!

2019-11-06大河客户端

  核心提示 一会儿说几天后退钱,一会儿说自己在山里没信号,各种理由搪塞之后,周口市沈丘县“蒲公英车队”的负责人王某华干脆玩起了失踪,11月6日上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复拨打其电话,都提示为停机。

  沈丘县的不少家长反映,今年秋季开学之际,王某华通过在县城中小学门前设点发放名片的方式,承揽乡镇学生进城上学的接送业务,当家长们缴纳400元至2000元不等的全年接送费后,王某华玩起了“失联”。现在,钱被王某华拿走了,孩子却无人接送了。家长们只好再掏腰包,雇佣网约车、出租车等接送孩子。目前,沈丘县公安局已介入此事。

  大肆承担接送学生上学业务,收了钱后玩失踪

  王先生家住沈丘县留福镇农村,其孩子在沈丘县城全峰中学读书。今年秋季开学,他带着孩子到校报到时,碰到了校门口的一群“热心人”。“他们拿着蒲公英车队的名片,说周末可以接送孩子上下学,费用也不高,全年才800元。”王先生说,为了减轻接送孩子的负担,他便向车队负责人王某华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了这笔接送费。

  然而,接送两次之后,开车的面包车司机说王某华拖欠他们的租车费,以后就不接孩子了,让家长自行想办法。闻听此言,王先生大吃一惊,钱都交了怎么说不接就不接了。于是,他联系附近认识的几名家长,发现大家都碰到了这种情况。

  这些家长们说,王某华当初承揽接送孩子业务后,再分别雇佣出租车、网约车、面包车等社会车辆,具体执行接送孩子的业务。由于他拖欠这些车辆的费用,所以导致司机罢工,孩子无人接送。

  11月6日上午,一位家长把记者拉进他们的维权群,记者看到群内人数超过了300人,大家提供的一份名单上,共涉及218名学生,这些学生来自沈丘各个乡镇,在县城全峰中学、志远小学、思源学校、外语中学等不同中小学就读。大家缴纳的费用从400元至2000元不等,均是全年接送的费用,家离县城近的费用少,反之价格就高。

  王某华手机停机,当地警方已介入此事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从家长们提供的信息中看到,王某华今年55岁,是沈丘县留福镇人。一份今年10月16日和10月17日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王某华称自己在外地山里、信号不好,等回去就会给家长退费。

  其中,10月17日凌晨4时27分他给一位家长发的信息显示,他自称在外地投资的生意出了问题,并发去了一个位置信息,上面显示他在新疆乌鲁木齐市米东区。此后,已经很少有家长再能与他取得联系。

  11月6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辗转找到两位具体接送学生的出租车司机,他们说也与王某华失去了联系,而且王某华还欠着他们每人500元的车费。“我是给他往刘庄店乡接送学生,说好的一趟四五个学生,给我100块钱,现在还欠着我500块钱呢。”一位出租车司机说。

  随后,记者多次拨打王某华的手机,均提示为停机。家长们说,他们已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记者从一位民警那里获悉,目前,警方已经介入此事,进行前期摸排调查,并正在寻找王某华的下落。 线索提供 王先生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史海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