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黄河”行丨开封“城摞城”顺天门遗址博物馆最早2022年可与公众见面

2019-11-10大河网


大河网讯 (记者 宋向乐)提起开封“城摞城”遗址,很多人想到的就是黄河改道给这座城市带来的苦难。但公众如何能更全面地感受到这种历史苦难的存在?11月9日,跟随“走进黄河”集中采访团采访的大河网记者获知,开封顺天门遗址博物馆计划于2020年上半年开工建设,建设周期为2年,也就是说最早2022年便可与公众见面。

“古都开封地处黄河南岸,历次黄河水患使开封从战国时代到清代2000多年间的6座古城池深深淤埋于地面之下,人们又一次次地在原址上重建家园,掩埋在泥沙深处的座座古城,如‘’叠罗汉’般叠压起来。”随着开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葛奇峰的叙说,随行记者恍如穿越到历史长河之中,看到一座城和一条河的故事。

“开封城摞城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占地近60平方公里的区域,所以在这个区域内的任意一个考古发掘地点都可以成为城摞城的窗口。就目前来看,在这个区域内,现有的考古发掘地点中,顺天门无疑是展示开封城摞城的最佳窗口。”

葛奇峰说,顺天门遗址是东京城诸多城门中保存最好的一座城门,是出现在中国古都中最早的方形瓮城,不仅开启了我国古代都城之上大量使用瓮城的先河,而且还因为都城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使得瓮城很快在之后的其他都城抑或是地方城池中普遍推广使用,至明清之际,瓮城更是成了各地修筑城门的定制。

开封地处黄泛区,古遗址埋藏深;开封历史悠久,城市格局代代相承;开封历史上兵燹水患频发,地层中有三次明显的洪泛间隔层。这就是开封称为城摞城的主要依据和特征。这些特征在顺天门遗址地层中有着清晰的存在。顺天门遗址考古发掘也是黄泛区考古的一次有益尝试,可为今后同类地区考古的开展提供借鉴和范例。

在开封,黄河是一条“天河”,决定了开封的繁盛与衰落;黄河也是一条母亲河,是所有经过开封的运河的水源。开封城摞城属于城市考古中独具特色的文化现象,千百年来,城市中轴线一直沿用,城市核心区历代重建,城市框架代代传承,明末和清末各有一层深厚的间歇层和一层完整的灾难遗存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开封独有的城市历史文化遗产。

“城市考古发掘的是这座城市共同的集体记忆,可以激发民众的历史自豪感和认同感。通过对开封不同时期城市遗址的发掘解剖,了解古代开封城市规划布局的演变,读懂开封城在历史上兴衰沉浮的原因,把握开封城发展的要素和规律,可以更好地为我们今天的城市规划、建设与旅游提供历史依据,增强城市的历史文化底蕴,扩大开封对外的吸引力和影响力,从而促进开封城市经济文化的发展。”葛奇峰说。


编辑:谭敏  审核 :新闻总值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