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一男子房租交了快二百万,别墅至今没用上,咋回事?

2019-11-12大河报·大河客户端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丁丰林

  核心提示

  从2017年4月签了租赁合同后,一直到现在,毛先生都没能用上他租的房子里。因为此前的承租方不愿搬离,在经过诉讼并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后,房子终于腾出来了,但是又遭遇了断水断电,进场装修也被阻拦,毛先生两年多来因为此事一筹莫展。

  遭遇:房租交了二百来万,房子一直住不上

  “一套房子一年租金八九万,我租了十一套,两年下来光房租就交了快二百万了,房子我至今没能用上。”

  青龙山庄温泉度假村,位于郑州市东三环与陇海路附近,园区里有十几栋独栋别墅楼。毛先生说,在2017年初,他相中了这里的别墅楼,打算当做办公楼使用。当年4月份,他租赁了其中的11套房子,并且和各家业主签订了租赁合同,

  合同虽然签过了,但这11栋房子却没到毛先生的手中,因为此前的承租方,也就是青龙山庄度假村的管理方一直不愿搬离,后来经过诉讼和强制执行,已经腾出来了7套,但是毛先生还是住不进去。

  “我进去装修,度假村的人拦着不让。还有几套房子至今不给通水电。”毛先生说,每套房子一年的租金大约八九万元,光是房租他一年就得交一百万左右,现在已经两年多了,房子始终没能用上。

  房东:房子虽已收回,但水电仍然被断

  毛先生承租的其中一位房东刘先生告诉记者,青龙山庄度假村的产权方是郑州市管城中医院。早在1995年时,医院修建了这个园区,当时的名称叫老年百寿园,是医院的一项经营产业。园区里盖有十几栋别墅楼,为医院职工个人所有,其中一套是他的。此前,因为水电被断、装修被阻的事,他和其他业主也出面和度假村管理方进行过协调,但可能是因为之前诉讼造成了矛盾,协调始终没有结果。

  记者随后见到了管城中医院的办公室主任刘富勇,对刘先生的说法,他也予以证实。刘富勇说,青龙山庄在开业之后,因为种种原因经营不善,在2007年时,医院将整个园区打包给郑州一家公司承包经营,承包期限为20年。当时为了承包方经营方便,医院出面协调,将园里的十几栋别墅也出租给承包公司,租赁期限是10年。到了2017年,十几栋别墅的合同到期后,承包公司提出续租,但别墅业主准备转租,承包公司一直没有搬离。此后业主向法院提起诉讼,胜诉后又申请了法院强制执行,目前已经有7套别墅被腾出来,其余4套还在执行中。

  对于毛先生的遭遇,刘富勇说,医院也出面进行过协调,但一来所涉别墅是个人产权,二来目前度假村仍由承包公司在经营,医院出面也没取得效果。刘富勇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有医院盖章的限期通水通电告知书,要求度假村在2019年6月28日之前给上述别墅通水通电,但显然没有奏效。

  回应:水电不通是安全考虑,装修被阻是因物业费未交

  11月12日上午,记者见到了青龙山庄度假村的总经理朱喜松,对于毛先生的质疑,朱喜松否认度假村是故意进行断水断电。

  朱喜松说,他们在承包园区后,投入了大量资金进行修缮改建,但因为当时园区位置偏僻,周围交通多次改造等原因,一直在亏损,直到前几年才有起色。在2017年,上述别墅的租约到期后,因为当时有政府单位在借用这里办公,园区没有及时腾空。在业主起诉,法院判决后,现在房子已经全部腾空。

  至于水电不通的问题,朱喜松说,电路不通,是因为这些房子长期空置,出于安全考虑,他们进行了断电处理。自来水只是在冬天时,因为担心冻坏水管,进行过断水处理,另外,这些房子还没有安装水表。

  毛先生说他在装修时遭到了阻拦,朱喜松对此承认。他说,虽然别墅是个人产权,但毕竟还是在园区里,园区每天都进行保洁、保安的维护,业主理应缴纳物业费。但自从租约到期后的两年多来,业主至今没有交过物业费。并且,因为这些别墅牵涉共到11位房东,甚无法统一协商,现在连物业费交多少都没明确。“物业费没有说清楚,直接就进行装修,我们肯定不同意了。”

  记者采访时,朱喜松一再表示,他们愿意和毛先生、别墅业主,包括医院方坐在一起继续协商,通过协商解决问题。对此,毛先生称,他此前就已经获得了11栋别墅业主的授权,但是双方之间的协商还是进行不下去。

  说法:别墅业主应当支付物业费用,断水断电方式不可取

  河南继春律师事务所的于继春律师认为,在此事件中,毛先生和别墅业主之间是一个租赁关系,作为业主来说,应该保证租赁的房屋依照合同的约定,按时交给毛先生,否则业主就要承担违约责任。

  承包公司和别墅业主之间,虽然没有签订物业服务合同,但存在事实上的物业服务关系,别墅业主有义务支付物业服务费用,双方可以就此进行协商。对承包公司来说,如果协商不成,应该诉讼解决,但不能以此为由,采取断水断电方式阻挠承租方使用房屋,这就侵害了业主的所有权和收益权,会导致承担并加重自己的赔偿责任。

编辑:郭同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