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遇车祸,只有两岁女儿生还

2019-11-13河南商报

  “欣然乖,欣然不哭……”在郑大一附院郑东院区的康复治疗大厅内,52岁的张爱花熟练地安抚着正在做康复治疗的外孙女李欣然。一场无情的车祸夺去了欣然的父母和奶奶的生命,也让欣然严重受伤,而欣然的妈妈是张爱花唯一的女儿。

  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张爱花就带着外孙女欣然来回穿梭在康复大厅和病房,开始了一天的康复理疗。

  一家四口遇车祸,只有两岁女儿生还

  2018年7月21日,刚过完2岁生日三天的欣然和爸爸妈妈奶奶一起,从郑州回灵宝老家,爸爸开着车,一家人一路上欢声笑语,没想到灾难不期而至。

  当车子行驶到连霍高速公路观音堂路段附近,突然撞上前方行驶的大货车。三个大人不幸当场罹难,在妈妈怀里的小欣然躲过一劫,但头部受伤,严重昏迷。欣然被送往就近的义马市人民医院抢救,被医院诊断颅脑重度损伤、肺挫伤、多发软组织伤。

  在义马市人民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后由于病情严重,欣然于7月22日凌晨3点被紧急转送至郑大一附院重症监护室治疗。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多月,每天的费用都在五六千,无奈在8月15日又转到郑东院区的小儿重症室,7天后转到康复科,开始做针灸、高压氧、冲击波等一系列的康复治疗。慢慢地欣然的胳膊和手都会动了,一只眼睛也能睁开了,但还是没有一点意识,医生建议做促醒治疗,促醒治疗的一粒药物近600元,因为太贵只能每月吃上两三次。

  医生告诉欣然的亲属,欣然年纪还小,头部也一直在生长,后期需要做好几次修补头盖骨的手术,每一次的费用在15万左右,再加上促醒治疗和高压氧,费用无法估算。

  目前治疗已经花了近80万

  脑电、直流电、针灸、中药、按摩以及站床训练等康复内容是欣然每天必做的康复项目,因为很多项目都是在不同的时间开放,张爱花常常一整天都是处在忙碌的状态。

  回到病房以后,欣然还要输液,张爱花又得盯着。到半夜欣然好不容易睡着了,她还要洗完欣然白天换下来的脏衣服才能睡觉。

  郑大一附院郑东院区很大,从二楼的康复科到门诊负一楼的康复大厅有相当远的距离,就是这条路,从去年8月份开始,张爱花用轮椅推着欣然走了无数趟。

  经交警部门查明,这起交通事故欣然父母方负七分责任,也就是货车方只承担欣然所有治疗费用的30%,昂贵的治疗费用对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张爱花说,目前欣然的治疗费用已经花了近80万,除了部分车险赔偿货车方的赔偿款,大多数钱都来自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捐款。经过一年的治疗,欣然的病情已经稳定,但是和她以前天真可爱的模样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什么时候能治愈出院还是个未知数。

  谁来帮帮小欣然

  张爱花说,这一年来,她几乎没有回过家,欣然的妈妈是她和老伴唯一的女儿,老伴至今不知道女儿去世的消息。“一直没敢告诉他,他身体也不好,怕他承受不住。”

  张爱花家住在周口扶沟县的农村,婚后,女儿住到了灵宝,不久就有了欣然,家庭倒也幸福美满,而张爱花在女儿远嫁后,一直在郑州打工。

  “去年他们才决定来郑州发展,我也不打工了,就在他们租的房子里帮忙照顾欣然。那几天欣然奶奶来郑州了,我想着地方住不下,就先回老家了,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张爱花提起这事就泪如雨下。

  “我就算要饭也会给欣然看好,我不可能放弃她,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曾有人劝她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她拒绝。

  “我就算跪到别人面前求人帮助,我也不会放弃然然!”张爱花坚定地说。

  来源:河南商报

编辑:史海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