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网

直击交警抗疫现场:每天弯腰一两千次,下班到家累得话都不想说

2020-02-17大河报·大河客户端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林冲 通讯员 赵方

  每天弯腰一千多次与车主沟通,耐心分拣每一个进城的愿望,引导每一个车辆,判断每一个隐藏的危险。在这场抗疫战争中,高速路口就是他的战场。固守着疫情防控的第一道防线,他是整座城市的 “抗疫守门人”。

  郑州交警六大队夜巡中队民警汪琦最熟悉的就是各种拥堵的高架,但这些天,陇海高架不仅不堵车,甚至连车都很少见。最近每天上班时 畅通无阻地经过这里时,他心里总是生出一丝恍惚,“这还是郑州吗?”

  汪琦执勤的地点在郑州圃田站高速口的疫情检查服务站。圃田站是郑州市车流量最大的高速站点之一,大年三十晚上,汪琦接到通知,要求初一开始到圃田高速卡口执勤,维护高速口进市车辆秩序,配合卫生防疫部门及办事处对进市人员和车辆进行核查。

  收到通知时,汪琦正在计划大年初一的聚餐。平时一儿一女都跟着妈妈生活,他只有在工作空闲的时候才能去看看孩子。春节跟孩子一起吃顿饭,是他一年里为数不多的能给孩子有效陪伴的机会。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所有计划泡汤了。今年过年没能跟爸爸一起吃饭的姐弟俩,通过视频电话冲他大喊:“我们想死你啦。”

  “确实好久没见孩子了,但是疫情更重要。关系到每个人的安危,这种情况下,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是我的职责。”怀着对儿女的愧疚,汪琦说道。

  卡口的工作三班倒,汪琦主动要求上夜班。下午四点到零点,每天要执勤八个小时。二十多天来,他和无数想要进入郑州的车辆打交道,也直面了无数隐藏的危险。“现在是返程高峰期,我值班的时间里,每天至少有一两千辆车通过。”

  因为要跟每一个车主沟通,引导他们扫码填写信息,汪琦每天要弯一千到两千次腰。车流量大的时候,高速口排起长队,在登记信息的同时,他还要维持排队秩序、安抚大家焦躁的情绪。

  “每天下班腰酸腿痛,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但是只要每个人都能有序进城,安全到家,我们的辛苦就没有白费。”汪琦说。

  零点,汪琦下班。到家洗完手后,他靠近床边,观察瘫痪在床十多年的父亲是否睡得安稳,再帮老人翻个身,盖盖被子,蹲下来检查尿袋。在卡口工作,汪琦每天要和上千人接触,其中不乏来自疫情重灾区的车辆,每次示意司机摇下车窗,其实都是一次可能近距离感染的危险。他最害怕的就是把病毒和危险带给家人。

  就在前几天,汪琦父亲因为腰椎骨折住进了医院,他离危险的距离更近了,白天照护老人的压力也更大了。一边是亲人、一边是职责,汪琦每天坚持往返于医院、高速口两个高危战场,从未想过向组织请辞。

  “在医院时,我看到医生、护士们都穿着防护服来回忙碌,非常辛苦,我们高速口也一样,大家都在为城市度过疫情并肩作战,我没有任何理由请辞退缩。”汪琦告诉记者。2020年的春节打破了许多人的计划,但他相信现在距离抗疫胜利的春天已经不远了。到时候他要带着一双儿女,去医院看望父亲,补上一家人今年的团圆。

编辑:梁倩文

精彩评论
加载更多
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