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网

国家出手!封禁未成年用户直播打赏 除了平台规范还应该关注啥?

2020-11-24大河网

大河网记者 刘杨

随着各种直播平台和网络支付技术的迅速发展,未成年人观看网络直播且高额打赏主播的事件屡见不鲜。日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未实名制注册、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引起广泛关注和热议。

针对网络直播打赏乱象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文封禁未成年用户直播打赏

“9岁女童打赏主播3万余元”“11岁孩子打赏花光老人40万卖房款”......关于未成年人巨额充值和打赏事例屡见报端。据相关统计,每10个直播用户中就有1个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一般观看游戏直播的比较多,比较崇拜一些游戏博主,有时候理性自控能力不强,容易受到诱导进行打赏。”朱女士是一名网络直播行业从业者,她告诉记者,近年来未成年人观看网络直播人数不断增加,高额打赏现象时有发生。

为加强对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的引导规范,强化导向和价值引领,营造行业健康生态,防范遏制低俗庸俗媚俗等不良风气滋生蔓延,国家广电总局日前下发《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

根据通知,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且平台应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

通知引发热议 具体实施还具有一定难度需多方不断探索

此则通知在网上引发了众多网友的热议和讨论。网友@诚思语说,终于迈出了重要一步,早就应该出台相应举措来规范直播打赏功能了。网络游戏早就推出了防沉迷系统,直播行业也应该有所作为,有所担当。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会损失一部分收入,但是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是一条底线,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一点也不能少。

“作为一名律师,我在实务中也接触过不少由未成年打赏引起的法律纠纷案件。”河南有道律师事务所主任马伟在接受大河网记者采访时介绍,针对未成年人进行巨额打赏这一现象,法律也有具体规定。如《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但是,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者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中明确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参与网络直播平台“打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款项的,法院应当支持。

马伟说,国家广电总局发布明文规定封禁未成年打赏功能、未实名注册用户不能打赏的举措十分值得肯定,这一措施对未成年人巨额打赏的现象具有抑制作用,可以有效防止未成年人玩手机时发生不当消费。“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大多数孩子能够进行直播打赏用的都是大人的账号或者身份,因此这一措施具体实施起来具有一定的难度,如何能够顺利实施还需要网络平台、主播、监护人等多方不断的探索。”

除了平台规范,未成年高额打赏行为还透露出啥?应该怎么避免?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未成年人观看网络直播、进行非理性的打赏呢?大河网记者采访了共青团郑州市委12355青少年维权及心理咨询中心主任袁林方。袁林方告诉记者,很多孩子正处于青春期,自我意识高涨,自尊需求强,好面子,爱虚荣。直播中的高额打赏正是满足了他们的这种心理。同时,青春期的孩子受生理影响情绪波动很大,有些不良主播就借此在直播中设置非理性消费陷阱,让孩子在高度亢奋中不知不觉完成了打赏。

“未成年人由于年龄较小,看待问题具有片面性和幼稚性也是原因之一。”袁林方说,因为直播过程中主播的一些言行,就认为主播是天底下顶好的人了,“自愿”用高额的打赏去支持主播。且虚拟货币支付存在着“心理钝感”。很多未成年人在打赏之后也不觉得自己花了钱,只认为是一串数字。

对于如何避免出现上述问题,袁林方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其一,家长要多陪伴孩子,履行监管责任,切忌让孩子无节制地玩手机。其二,家长要跟孩子谈“钱”,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金钱观、消费观,给孩子讲解直播中的非理性消费陷阱。其三,未成年人要丰富自己的现实生活,减少观看直播的频率,走出房间,多去运动。


编辑:谭敏  审核 :新闻总值班

精彩评论
加载更多
评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