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投资打水漂,合同未到期开封这家公司将租客赶走!进展来了

2019-11-09大河客户端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郑松波

  10月25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以《数百万投资打水漂 合同未到期 开封交通实业公司将租客赶走》为题,报道了河南憨人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憨人公司’)与开封市交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通实业公司’)的争端。报道过后,开封交通实业公司回应称,他们封的是依诺公司的门,和憨人公司无关。之所以收取憨人公司缴纳的房租和水电费,是因为法律允许代缴。而一诺公司却称他们并未在交通实业公司租房。

突遭垒墙封门 交通实业公司“租客”损失惨重

  2017年2月12日,翟志慧的憨人公司与交通实业公司(甲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甲方将自有维修车间(含配套办公室)租给乙方使用,租期5年。

  2017年4月份,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乙方每年增加租赁费两万一千元,又租下维修车间南北两端场地,甲方办公楼前东侧广场乙方有使用权。

  在翟志慧与开封交通实业有限公司签订租赁协议之前,开封交通实业公司的前维修车间是由一家叫“一诺(音)”的汽修公司在使用。憨人公司欲使用前维修车间,但一诺公司的租赁合同尚未到期,憨人公司协调一诺推出,并出资对前排车间进行整体改造,房租由憨人继续缴纳。当时一诺欠交通实业公司房租,该部分欠款由憨人公司代偿,一诺公司退出交通实业大院。

  2018年9月份,憨人公司入股中鑫之宝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主营业务由出租车维保转为豪华汽车维修、改装、配件、装饰品等。为了满足新业务的需求,翟志慧的憨人公司又出资,对现有车间、场地、设备等进行改造。

  2019年3月份,憨人公司才开始盈利。但开封交通实业公司以租赁合同到期为由,要求憨人公司搬走,但是搬迁通知上注明的接受单位确实一诺公司。遭到憨人公司拒绝后,9月4日下午两点,交通实业公司集结了队伍,把憨人公司的车间、办公场所等全部砌墙封门并贴上封条。翟志慧的私人物品、憨人公司所有办公家具、设备、车辆及客户正在维修的车辆(一辆房车、一辆丰田商务车、一辆牵引车头)均被封了起来。

  憨人公司老板翟志慧告诉记者:自事情发生以来,所有业务都无法正常办理,很多客户提出退款退卡,自己取回自己的私人物品要给交通实业写申请,为了交税,他去取税控盘,交通实业都不允许,最后报警才得以解决。自己前后投资了几百万元,刚开始盈利就遭遇了这场变故,损失非常大。

交通实业代理律师回应 封的是一诺公司的车间

  记者欲采访开封交通实业公司负责人郑岚和陈建设,未获回应。

  10月29日,开封交通实业公司法律顾问王文科和另一负责人郭总约见了记者,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王律师说:憨人公司所租的地方,开封交通实业公司一点都没动,他们租用的是所封的车间西边的车间,被封的是一诺公司租用的。一诺公司于2014年租用了这个车间。

  “那么一诺公司是否还在交通实业公司营业呢?”

  王律师说:“一诺公司啥时候走的,我们不知道。去年一诺公司在11月份的时候,给我们打报告要装修,报告在公司放着。今年7月31日,合同到期,我们给一诺公司正式下通知,要求他们搬离,一诺公司的老总也签收了通知。”

  “作为房东,你的租客什么时候走的你门都不指导,这不可能吧?”

  王律师说:“很多事情我们都已不可能来认定,但认定的不一定是事实。”

  “为何前车间的装修会出现中鑫之宝的牌子,而不是一诺公司的牌子呢?”

  王律师说:“这个问题我们也一直在和中鑫之宝交涉,要求他们提供租赁合同、缴纳租赁费用的凭证,他们一直不给。”

  “那为何交通实业公司会接受憨人公司缴纳的房租和水电费呢?”

  王律师说:“这属于憨人公司替一诺公司代缴,在法律是允许的。”

  “在车间未腾空,甚至里面还有很多私人物品的情况下,交通实业公司采取砌墙封门贴封条的行为是否合适呢?”

  王律师说:“我的顾问单位说里面没有他们的东西。”

  “那事实呢?”

  王律师说:“事实有没有,我不清楚。他们的行为确实不合适,我也提醒和制止过。”

交通实业质疑憨人造假 一诺公司明确自己没有租房

  对交通实业公司砌墙封门及和憨人公司之间的冲突,郭总称:这是公司员工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自发采取的行动。合同是和一诺公司签的,到期我们收回房子是正常行为,是为了维护国有资产的利益。

  憨人公司老板翟志慧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房屋改造事项审批申请》,其中第一项写明“因前排车间是原有一诺使用合同未到期,由贵公司(交通实业公司)认可,我憨人私下协调一诺退出,整体改造,加盖房屋一切费用由我憨人自费,由于投资较大,前车间一诺已愿意退出经营,由我憨人接管使用,房租由憨人交纳,一诺合同到期自动接触,按口头约定我公司继续使用至后车间合同到期。”这份申请加盖有憨人公司和交通实业公司的公章,但只注明2017年,未注明具体日期。

  翟志慧告诉记者:当时憨人公司替一诺公司补缴了所欠的房租,此后的房租也一直是憨人在缴纳,这个情况交通实业公司的领导是知情的。

  对此,郭总回应说:对于这份文件我们怀疑它的真实性,因为没有日期、申请的格式也不对,我们已经向警方报案。和我们签租赁合同的是一诺公司,合同到期后,我们通知一诺公司到现场接收搬迁通知,他们的王总也在上面签了字。

  那么真实情况时候像郭总所说呢?

  记者和一诺公司签字接受搬迁通知的王乾坤先生取得联系。王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这个事是我的前几任领导经手办理的,其实我并不清楚。”

  “一诺公司是否在交通实业公司院内租有房子?”记者问。

  王先生说:“没有。我们有一段时间没在交通实业租房了,具体多长时间我说不清楚,因为我是刚刚负责一诺。”

  “您是在什么情况下在交通实业公司签字接收的搬迁通知呢?”

  “当时我接到老板的通知,去交通实业办这件事,我就是例行工作签收一下,这个只是个告知,我认为签字也没啥效力,就是把文件拿回来,就签字了。”

  王先生还说:“企业投资这么多钱,说不租就租了,我觉得这个事情还需要探讨一下。”

憨人公司寻求警方帮助 警方表示构不成案件

  憨人公司给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9月25日,交通实业垒墙封门贴封条时,憨人公司曾报警,但就在警方出警的情况下,交通实业依然事实了封门,扣押了公司财物和翟志慧的私人财物。

  9月27日,憨人公司职工到市政府反映此事,被交通实业公司派来的大批人员和车辆围堵。憨人公司职工报警后,警方将憨人公司的职工带走。翟志慧告诉记者:“当时以为民警埋怨交通实业公司总经理郑岚说,你们领导给我们领导都打过招呼了,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子,把我们领导都牵涉进去了。当时这位民警不知道我们的人在旁边的房间关着,这一幕被我们的职工用手机录了下来,结果被郑岚发现告诉了民警。结果民警把我们的手机全部收走,将里面的信息全部删除。”

  此后,翟志慧及家人多次向金明池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称此案重大应该到刑警队报案。他们到刑警队,刑警队说只有派出所先立案,他们处理不了,把案子移交给他们,他们才能介入。后来派出所又告诉他们这属于经济纠纷,应该去找法院。

  翟志慧认为,交通实业公司的行为已经涉嫌非法留置和扰乱单位正常经营秩序,且给自己造成了巨大损失,依法应被追究刑事责任。警方不立案,也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让他无法理解。

  11月1日,记者来到金明池派出所,在该所调解室向民警出示证件,希望能采访该局杜所长。该民警说,杜所长在二楼开会,需要等一会。记者等待约半个小时后无人帮忙联系,只得上二楼寻找杜所长。然而一位民警告诉记者,杜所长外出学习,不在所里。

  按照办公室上表明的杜所长的手机号码,记者发去一条短信,表明采访意图,至今未获回复。

  11月4日,记者再次来到金明池派出所,民警称杜所长不在。记者电话联系了示范区公安分局的金局长,金局长称欢迎媒体采访,但市局有规定,接受采访需要到市局办理手续。

  记者又联系了市公安局宣传处,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称将向领导汇报,然后再给记者联系。

  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获任何回复。

  被交通实业公司质疑真实性的《房屋改造事项审批申请》(手机翻拍影印件)

编辑:臧小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