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嘱托 奋勇争先 谱写新时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绚丽篇章|“走读”大别山(下篇)

2019-11-12大河网

  锦绣茶乡最迷人。本报资料图片

  □河南日报记者 董林 胡巨成 惠婷 刘一宁

  “姥爷,为什么城里的叔叔阿姨都来这儿照相?”

  “因为咱村里美呀。”

  “姥爷,你咋不陪我玩呀?”“因为我要去讲课呀。”

  ……

  11月8日,商城县伏山乡里罗城村村部大院,村党支部书记陈启鑫边准备大别山青年旅游人才实训班的讲课内容,边回答小外孙蔡晓檀问不完的问题。

  曾经,里罗城村是一个闭塞的山区贫困村;如今,它已成为远近闻名的“风景名胜”。

  连日来,本报记者遍访多彩信阳,看红色受教育、看绿色长精神,感受老区人民在红色传承中开拓奋进、用红色资源谱写发展新篇的精气神儿。

  因“红”而兴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大别山金刚台自然保护区,枫叶红、银杏黄。山脚下的里罗城村,四面环山、林茂泉清。由于非常隐蔽适宜屯兵打仗,元末农民起义军将领余思铭就在这里依山筑城,称其为“里罗城”。

  “开国将军陈明义曾率军解放西藏,被称为‘金桥司令’……”在村里的红军广场,陈启鑫向实训班学员讲述开国将军陈明义、抗日英雄赵崇德等出生在这块红色土地上的英雄人物的故事。

  3年前,年过半百的陈启鑫从城里回到里罗城村。“陈明义是我的亲叔叔。我经常听长辈们讲他的故事。”陈启鑫说,村里的红色资源多,但怎么用好这些资源还需要动脑筋想办法。

  “外面人不好进、里面人不好出,乡亲们一直抱着‘金娃娃’讨饭吃。”陈启鑫告诉记者,他回村后就开始修路,下决心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

  行走在里罗城村,一条“初心路”把散布在山水田园间的红军洞群、红军医院、童子团岗哨纪念亭等红色遗迹串连在一起,吸引众多游客流连于此。

  山下,一幢幢白墙灰瓦的豫南民居临溪而立,其中不少是别致的民宿。“老沈家的房子常常爆满,想去他家吃住,至少要提前半个月预订。”路上遇到曾经的贫困户沈通海,陈启鑫热情地向记者介绍。

  如今,村里开了20多家农家乐。深厚的红色资源同青山绿水融为一体,成为里罗城村的“金字招牌”,村民们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车在山间走,人在画中行。在商城西河景区的文旅广场,“商城起义90周年”几个大字熠熠生辉。一群身穿红军服、头戴八角帽的中学生围坐在一起,聆听金刚台妇女排的英雄故事。

  “西河景区是河南省红色研学旅游联系点,越来越多的孩子来这里追寻红色足迹,传承大别山精神。”西河景区董事长、商城县大别山精神文化传承中心负责人江建军说。

  十年前,在郑州做路桥生意的江建军回到老家商城,把多年积攒的家底全部投在这座大山里。

  西河景区资金需求大、回报收益慢,困难接踵而至。江建军顶住压力,请来高水平的规划专家满山转,每棵古树、每块巨石、每个有红色故事的地方都仔细琢磨、精心设计。大别山商城革命历史纪念馆、红色丰碑园、革命先烈雕塑园、峡谷漂流……他把红色元素深深嵌入西河景区的发展规划中。

  西河景区开门迎宾,曾经寂寥无闻的大山沟热闹起来,游客们纷至沓来。如今,西河景区成为国家30条红色精品旅游线路和100个红色经典景区之一。去年,景区游客突破55万人次。

  行走在大别山腹地,四面八方涌来的游客随处可见,他们在这里寻初心、赏美景、觅乡愁……

  逐“绿”而新

  碧云天,油茶地。

  出光山县城往南不到10公里,便看到连绵起伏的油茶园里洁白的油茶花缀满枝头。这里就是被当地人称为“南花园”的司马光油茶园。69岁的光山县槐店乡陈洼村村民郑建友在这里工作已经10年了。

  11月7日天刚蒙蒙亮,郑建友简单吃了两口饭,就骑着电动车去上班了。“这些天活儿比较多,我得早点儿过去。”蜿蜒的山路上,郑建友的身影看起来风风火火。

  早年间,郑建友因左腿受伤留下后遗症,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家里的日子一直过得比较拮据。

  2009年,返乡创业的陈世法在光山创办了县里的第一家油茶企业——河南省联兴油茶产业开发有限公司,郑建友就开始到司马光油茶园打零工。

  “没种油茶之前,这座山就是一片荒山。”指着路边一排排三米高的油茶树,郑建友告诉记者,“十年前,我们种的时候,这些小苗不过三四十厘米高。现在它们都进入了盛果期,一棵树能产五六十斤茶籽呢。”

  从农忙时到茶园打零工维持生计,到2014年进入公司成为一名长期工、2015年正式甩掉贫困户的帽子,再到现在成为茶园管护的“大拿”……如今的郑建友说起话来比早些年底气足了许多。

  进入基地的晾晒场,郑建友麻利地招呼大伙儿开始工作。“现在,像我们这样留在山里的人在家门口都能挣到钱,生活越来越有奔头啦。”郑建友说他经常站在山头看油茶园,有时感觉像在做梦。

  “这些茶籽出了晾晒场,就会被加工成高等级保健茶油、化妆品茶精油。剩下的茶壳、茶秆等也会被送到车间进行深加工,变成生产、保健、医药用品。”公司基地生产部负责人陈柱告诉记者,司马光油茶园已经成为我省规模最大的油茶标准化种植基地,带动周边3000余农户就近就业。

  离司马光油茶园不远的光山县官渡河产业集聚区,总投资3.5亿元的联兴茶籽茶油加工厂正在进行紧张的设备调试。陈柱向记者“交了底”,习近平总书记来油茶园考察调研之后,他们又有了更大的发展规划。

  山上种满“摇钱树”,水田变成“聚宝盆”。“过去,我老在‘瞎忙’,到年底兜里还紧巴巴的;现在,我老在‘忙虾’,天天有钱进。”潢川县桃林铺镇杜寨村贫困户陈国民说。

  陈国民家里有三口人,妻儿长年患病。没法外出务工的陈国民只能靠种田的微薄收入支撑全家的生活,日子捉襟见肘。

  就在陈国民一筹莫展的时候,村干部帮他报名参加了小龙虾养殖培训班。陈国民边学边干,去年就靠着“稻虾共养”赚了5万元,甩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初步统计,潢川县水产养殖面积35.8万亩,其中,“稻虾共养”就有25.7万亩。

  向“彩”而行

  深秋的豫南大地已有些寒意,但在信阳市羊山新区的信阳国际家居产业小镇里,却是一派热气腾腾的景象。小镇里,工人们正在把一件件新式家具装车外运。

  “我们的出口订单都排到三四个月以后了,西班牙商贸办事处正在筹备中。”见到记者,信阳永豪轩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徐道永当起了解说员。

  51岁的徐道永,满脸自信,说起话来不紧不慢,普通话中带着浓浓的乡音。

  徐道永是息县人,自幼家境贫寒。1989年,他就到广州打工,砸过墙、搬过砖、睡过桥洞和楼梯间……在广州闯荡的头几年,他吃了不少苦,后来和朋友成立了家具公司,事业越做越大。

  2014年,徐道永回乡探亲,这一“探”就把自己留住了。“家乡的发展环境、家居小镇的发展势头吸引了我,我也想为家乡的建设出把力。”他说。

  憋着一股劲的徐道永开启了新的拼搏历程。2016年投资建厂,2018年实现产值1.2亿元……永豪轩家具有限公司越办越红火,产品销往美国、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

  “中美贸易出现波折,对我们影响较大,但应对挑战,我们有底气。”徐道永说,接到的订单中欧盟已占40%。

  伫立水边,清风拂面,更能触摸到老区开放的脉搏和发展的激情。

  站在淮滨县饮马港,淮河在脚下奔流,货船在眼前穿行,机器的轰鸣声、轮船的汽笛声都彰显着这个港口的繁忙。

  饮马港下游3公里处,信阳新淮滨港建设热火朝天:塔吊高耸,挖机轰鸣,机车穿梭,一个年吞吐量2080万吨的新港口即将建成。

  在饮马港下游建设新港口,源于去年国务院批复的《淮河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规划明确指出“支持淮滨建设内河水运口岸、建设淮滨临港经济区”“支持淮滨依托港口建设物流园区”。

  “南边是码头区域,北边是物流园区。”对照《信阳淮滨港码头效果图》,淮滨县造船产业集聚区党工委书记马键兴奋地告诉记者,再过几个月,我省最大的综合性单体港口——信阳淮滨港就会正式投用。

  “临港经济,大有可为。”马键指向远方,西边投资6.5亿元的淮河特大桥即将通车,北边港口直通京九铁路的专用线即将动工,淮息、淮固高速近在咫尺,发展优势明显。“淮滨港能通达皖、鄂、赣等省,实现内陆通江达海。”

  “走读”大别山区,记者欣喜着、感动着。习近平总书记深入信阳考察调研后,老区人民干劲更足了,很多项目都在有序推进,很多变化就在身边发生:

  G107线、G312线绕信阳市区段一级公路新建工程集中开工。两条国道移出市区,不仅能满足群众多年的出行需求,更将成为市、县发展的新引擎;

  大别山革命老区引淮供水灌溉工程开局良好。这个投资50多亿元的全国重点水利扶贫项目,不仅能满足沿淮群众生产生活用水,还为打造淮河生态经济带提供了重要支撑;

  明港机场新开9条航线,群众生活质量伴随老区经济共同起飞;

  生态型城市综合公园羊山公园部分开园,欢歌笑语渲染了又一方天空……

  大别山、淮河水、老区人,就这样在“走读”中越来越清晰……

  【上篇回顾】

  牢记嘱托 奋勇争先 谱写新时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绚丽篇章|“走读”大别山(上篇)


编辑:史海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