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进博会,洛阳非遗雀金绣牵手英国奢侈品牌 国际大牌也需本土元素

2019-11-08河南商报

  陕州剪纸传承人黄亮娥展示进博会吉祥物“进宝”剪纸

  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聂冬晗/摄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陈诗昂

  本届进博会,洛阳非遗雀金绣与英国珠宝奢侈品牌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据统计,共有171个非遗和中华老字号集中亮相进博会,展示中国传统文化风采。但是,并不是所有非遗和老字号都像雀金绣一样幸运。当前,它们正面临一些困境。

  洛阳非遗牵手国际奢侈品牌

  11月6日,第二届进博会上,中国千年雀羽金绣技艺传承品牌——洛阳雀金绣牵手英国高级珠宝定制品牌纪娜梵Gènavant,双方签约联合建立文化创新研究中心。

  展台内,一双颇具中国风的鞋子引人注目,这是雀金绣与纪娜梵合作的成果。

  洛阳雀金绣织造技艺源于战国,因其以孔雀翎和黄金制线、以高超缂丝工艺织就而得名。虽历史悠久,一直以来却“藏在深闺人未识”。

  近观,鞋面是点缀恰好的“泼墨”。迎着光,几片“孔雀翎”色彩斑斓。“我们采用13种墨色丝线织出了鞋面,又将金缕线搓捻成线,制成了后面的楼阁。”洛阳雀金绣传承人王丽敏说。

  根据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打造“中国千年雀金绣与英国纪娜梵Gènavant联合文化创新研究中心”。未来,双方将互派文化艺术品专家,研发高端雀金绣珠宝系列及衍生商品,并进行国际化的推广和销售。

  值得一提的是,上届进博会的明星展品之一粉钻高跟鞋“春灿”,正是由纪娜梵旗下品牌设计大师JimmyChoo设计制作的。

  国际大牌也需本土元素

  王丽敏说,可以说中国非遗也是奢侈品,传统非遗和现代奢侈品的结合点非常多。

  为了传承濒临失传的皇家御绣雀金绣技艺,她组建了洛阳雀金绣文化创意研究院,对该技艺进行研究、挖掘,对材料、技法进行创新,填补了高端刺绣研究领域和相关文化产业领域的空白,让传统材料与新技术融合,推动传统文化艺术不断传承和创新。

  国际奢侈品牌纷纷与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进行跨界合作,对于这一现象,浙江非遗展区的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公司营销中心资深顾问叶茂挺认为,这源于消费升级后,中国中高端消费市场的增长。作为国际大牌,他们的国际化需要本土化元素的加持,以此借力造势。

  濒临失传是个现实问题

  虽然有非遗传承人,技艺濒临失传仍是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王丽敏从5岁开始学习雀金绣,至今已有30余年,目前,有二三十个人在跟她学习。有院校学生,还有一些本身就有类似技艺。

  有这么多人在学,市场化之路也这么顺畅,雀金绣是否就没有失传的危险?

  王丽敏说,雀金绣织法复杂,“染织绘刻绣嵌等几百道工序,需要用不同的技艺来完成”,她打算将其全部拆开传承。如果整项进行传承,时间周期很长不说,短时间内看不到成绩,也不可能沉得下来。

  在河南非遗展区,陕州剪纸代表性传承人黄亮娥说:“传统手工剪纸濒临失传,想找到一个关门弟子很难。”

  她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传统手工剪纸刚开始学就能剪个小窗花,但出作品需要时间沉淀,“没有30年,剪不出精品。”黄亮娥手指布满的老茧,似乎在讲述这一过程的艰辛。

  非遗传承需要真功夫,但在传承和市场无法接轨的情况下,难度大大增加。

  市场化和稀有性的矛盾

  叶茂挺所在的公司,大师的作品由公司来做宣传、推广、销售,双方联手打造产品。在他看来,非遗传承人在市场化运作能力上普遍欠缺,借助大型公司成熟的销售渠道可实现双赢。“他们产出工期较长,一般跟大师合作的产品不跑量。对于一个品牌来说,更多需要的是技艺的凸显和背书。”

  无法大批量生产,是目前多数非遗传承的一大问题。叶茂挺认为,非遗产品过深地市场化,也与其本身的稀有性有天然矛盾。“如果能实现大批量生产,非遗传承就简单多了,但它的市场价值就会大幅下降,可能也就不能被称为非遗。”他说。

  快餐式的消费时代,非遗传承需要一些耐心来沉淀。受访时,多数非遗传承人都这样表达过。

  但从亮相进博会的171个非遗、老字号来看,政府正在利用其“有形的手”,让非遗活起来、传播开来、流行起来,让技艺不仅仅成为记忆。


编辑:魏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