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网

一场婚宴惹大祸,许昌四个家族6人已确诊新冠肺炎

2020-02-15大河报

  大河报许昌,作者杜文育 李思远

  因拒不配合新冠肺炎疫情调查,2月13日,许某被许昌市建安区公安局立案侦查,再次将公众的视野聚焦到春节前夕许昌的一场婚宴上。

  1月23日,大年二十九,许昌一知名酒店内举办了一场婚宴,亲朋们沉浸在新年和婚礼的双重喜悦中。婚礼后,一些亲戚还互相串门,同吃同住加深感情。然而,2月5日婚礼主事方有一人确诊新冠肺炎的消息,终止了这份喜悦。随后,多名与这场婚宴有关的人员陆续确诊。

  当政府部门想要了解婚宴详情时,举办婚礼的两家人却拒不提供参加婚宴人员的名单。警方遂对男方家主刘某和女方家主许某,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截至2月13日,与这场婚宴有关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已达6人,涉及四个家族,而婚宴的参与者共有约200人。

  婚宴共18桌约200人

  2月9日,许昌市东城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一则公告,首次将公众的视野聚焦到这场婚宴上。公告称,凡1月23日(腊月二十九)中午在中原国际酒店三楼芙蓉厅及包间内,参加过天明城小区居民刘某某、许某婚宴的人员,如果近期发生发烧、咳嗽、乏力等现象,请及时到医院就诊,并立即向所在村(社区)、办事处报告。

  之所以发布这样一则公告,是因为婚礼主事方有一人于2月5日确诊新冠肺炎。这名患者是公告中新郎刘某某的姐姐,她常年在义乌经商,1月10日返回许昌,1月23日参加了弟弟的婚礼。据了解,当天婚宴共有18桌,加上宾馆和婚庆服务人员,总计约200人。

  四个家族6人已确诊

  刘某确诊后数日,参与婚宴的亲朋中,至2月13日已有5人相继确诊。这5人均为新娘一方的亲戚,分别是新娘父亲的两个姐姐及小妹亲家母、新娘的母亲及外公。

  具体来看,确诊病例已涉及四个家族的6人。

  刘家,即新郎一家,为婚礼主事方。新郎姐姐,许昌第26号病例,2月5日确诊。

  李家,即新娘母亲一家。新娘母亲,许昌第33号病例,2月11日确诊;新娘母亲的父亲,许昌第34号病例,2月11日确诊。

  许家,即新娘父亲一家。新娘父亲的二姐,许昌第35号病例,2月13日确诊;新娘父亲的大姐,许昌第36号病例,2月13日确诊。

  史家,即新娘父亲的小妹的亲家母,许昌第37号病例,2月13日确诊。

  两家家主因拒不配合调查被警方立案

  2月5日刘某确诊后,面对疾控部门工作人员的询问,刘某否认有武汉人员接触史和旅行史,也没有提家中办过婚礼。工作人员调查她的行动轨迹时,在小区物业的监控里调出了婚车进出的视频,通过婚车车牌一步步调查,才掌握了大量可靠线索。

  即便如此,举办婚礼的两家人依然不愿配合调查,拒不提供参加婚宴人员的名单。无奈之下,许昌市东城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只能于2月9日发布公告,寻找参加婚宴人员。

  因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2月11日,警方对男方家主刘某立案侦查;2月13日,女方家主许某也被立案。2月14日,许昌警方表示,刘某已愿意配合警方调查。

  婚宴前后多名亲戚串门同住

  记者梳理卫健委公开的病例信息发现,1月23日这场婚宴前后,曾有多名确诊病例到亲戚家中串门同住。

  如35号病例许某,女,是许家老二,居住在东城区半截河街道办事处祥瑞小区,曾在家中接待亲戚共同生活过一段时间。33号病例是许某的弟媳,36号病例是许某的姐姐。两人分别于1月24日、27日,来到许某家中居住,直到2月3日离开。

  33号病例离开许家老二家后,回到了位于建安区陈曹乡伍连村的娘家居住。其父亲是34号病例。

  36号病例住进许家老二家前,曾在许家小妹家中居住,地址为许昌市东城区半截河街道办事处祥和小区。1月23日,37号病例也来到许家小妹家中共同居住。

  不串门才能避免肺炎上门

  33号至37号病例的行动轨迹公开后,引发了许昌市民的高度关注。许多人表示,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看到农村“带病回乡不孝儿郎,传染爹娘丧尽天良”“今天到处串门,明天肺炎上门”这样的标语,当时只是觉得有意思,如今看到这一大家子多人确诊,才真是深有感触。

  1月26日,许昌市发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要求公众尽量不外出、不串门、不集聚,发热就诊时要主动告知医生旅行史。但参加婚宴的这些人并没有重视起来,而是到别人家中共同居住,导致了疫情在亲属之间扩散。如此看来,各居民小区做好疫情防控措施,加强对外来人员的管理,确实非常必要。只有上下同心,严格落实政府一级响应的各项要求,坚决避免疫情防控措施被棚架,才能筑起阻断新冠肺炎传播的铜墙铁壁,取得疫情阻击战的胜利。

编辑:臧小景

精彩评论
加载更多
评论

推荐阅读